现代的学校可以追溯到1717年普鲁士腓特烈一世搞的全民义务教育:国家拨款办学校,统一教材、统一课程、统一课时、统一学龄、统一考试、统一校服、统一奖惩。早上八点进课堂,一堂课40分钟,按铃声上下课,学生上课手背在身后,回答问题先举手。一直到现在,学校的模型都是这样的。追溯到这个源头,我们就明白了,现代学校的原型不是私塾、学院、书院,其实是兵营,老师就是长官。是为了动员更多的人力资源加入到国家的行动目标中。
       在现代学校有那么多规矩,这些规矩管束大一点的孩子没问题,但对于3~6岁的孩子规矩再大没有用啊,孩子接受不了那么多指令。那怎么办呢?只好放弃对他们的教育,由各自的家庭看着办。时间来到1837年,一个叫福禄贝尔的德国人,创办了一所学校,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幼儿园。
       在他的幼儿园里,他发明了很多玩具,比如积木、彩色纸带,这些玩具的发明思路是共通的,就是孩子通过双手拼拼搭搭亲手创造一个世界,这种新式玩具和以前弄个小人、小马完全不同,它不是给孩子一个玩伴,而是给孩子一个制造新世界的工具。
       那这有什么新鲜的呢?有人就会说了小学生上课那是在学习,而幼儿园里搭积木那是在玩。
       要明白这里有多新鲜就要先弄清楚“玩”和“学”的区别在哪里?
       学,是为了获取知识,玩的过程也能获取知识。就像搭积木,很多小孩的动手能力,对建筑结构的了解,都是在搭积木的时候学的。所以区别不在于知识本身,而是在获取知识的方式上。
       玩是一个通过行动得到一个结果的过程,并且好玩的东西可以快速的得到结果,能对我们行动及时给予反馈。这是多么不得了的创造。这个世界是多么地混沌而广大啊。人在世界中,是多么地卑微而渺小啊。没有什么东西是人能控制的。玩这个东西,突然从不确定的大世界中切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角落,在这里面人的行动可以直接兑换成结果,居然能够控制这个结果,居然能够通过努力达成一个结果,形成了一个闭环。玩,让人感受到自己的力量,这是多伟大的创造啊。人的能力不同,玩的闭环也不一样大。小孩子,只能hold住一个丢手绢那么大的闭环。而一个大企业家,他能玩得转的游戏,是几万人,亿万资金,遍及全球的大闭环。但是本质都是“玩”。
       学是一种任务模式。目标是别人为我定的,这堂课是学平面几何的某个定理,还是语文课本里的某篇文言文,我说了不算,我的任务只是学好它。而玩正好相反,目标是我定的。我要用积木搭一个大城堡,我要在围棋赛中获胜,是我们先知道这个目标,然后我们自己去找方法去实现它。
弄明白了“玩”和“学”的区别大概就能明白终生幼儿园思维是一个多棒的观点。
       未来时代,全人类都面对一个巨大的挑战,就是怎么培养人的创造力?在我们这么快速变化的时代,任何存量的知识,都应付不了涌现出来的大量的新问题。过去我们一直以为培养创造力很难。也出现了很多解释创造力到底是什么的学说体系,也有所谓的创造力训练的课程。
       创造力很难吗?孩子在幼儿园里搭积木的过程,就是自己确立一个目标之后,解决问题的过程,不就是创造吗?这个过程:先想象目标,比如一个大城堡,然后创造,创造的过程就是游戏,然后分享,然后反思怎么做得更好,然后再开始下一轮的创造想象。无论是在幼儿园里搭个积木城堡,还是科学家搞研究,不都是这样吗?
       创造力之所以显得缺乏,是因为过去的教育都是学校的“任务模式”的学习,在别人给定的任务下,本来充沛的创造力也会被遏制住。只要把教育切换到“目标模式”,每个人的创造力都会源源不绝地流淌出来。
       这个说法,听起来有点颠覆。但是过去四十年,中国人对这个逻辑其实是不陌生的。每个人要挣钱,要致富,要上进,流淌出来的创造力,不就是在这么大的国家里创造了奇迹般的繁荣。这种创造力需要训练和教育吗?不需要。只需要允许每个中国人自己订立自己的目标就够了。
       我们每一个人对这个逻辑也都不陌生。为了让孩子上一个好学校,爸爸妈妈使尽浑身解数,搞出了多少创造?为了让领导满意,各种机构里的下属,搞出了多少创造?为了打赢这一局游戏,大大小小的网吧里又搞出了多少创造?